第十八章 冰王回归,重掌城都!(三合一)_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练家
读啦小说网 > 精灵世界的底层训练家 > 第十八章 冰王回归,重掌城都!(三合一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十八章 冰王回归,重掌城都!(三合一)

  卡吉镇。

  一座坐落于城都地区北面的小镇。

  其实这座小镇在整个城都地区的存在感并不强。

  毕竟处于缘朱市和烟墨市这两座大城市的中间,而且两边还都是高山,卡吉镇这么弹丸一样的小地方,在地图上都不是很显眼。

  相较于卡吉镇,或许还是卡吉镇北面的愤怒湖更有名一点。

  毕竟,愤怒湖是整个城都地区最大的内陆淡水湖。

  再加上愤怒湖内,盘踞着大量的暴鲤龙,也有人将之戏称为“暴鲤龙湖”。

  不少水系精灵训练家,都把收服一只暴鲤龙,当做各自的终极目标之一,从而不少人闻讯而来。

  只不过。

  暴鲤龙这种精灵,出现一条就具备着足够的威慑力,让不少人望而生畏。

  更别谈一群暴鲤龙了。

  所以往往试图在愤怒湖内收服暴鲤龙的人,都以失败告终。

  没办法,暴鲤龙这种精灵一旦成群结队,十几只甚至是几十只一起出现,整片地域都会被改变,收服更是难上加难。

  所以愤怒湖名气不小,但真正敢蹚愤怒湖这浑水的,冒险家居多。

  不过。

  别人可以小瞧卡吉镇,夏彦可不会。

  先不谈火箭队在城都地区的几大基地中,卡吉基地就是其中之一,四将军之一的雅典娜也率领着她的军团坐镇这里,做着某些对火箭队意义重大的研究。

  单就是夏彦老师之一的柳伯,在卸任四天王后,就在卡吉镇担任起了道馆馆主的身份。

  可以说。

  在卡吉镇内,至少有着两名天王级训练家的存在。

  而结束了缘朱市事件的夏彦,还是很懂事地来到了卡吉镇,准备拜访一下自己的老师柳伯。

  但当他来到卡吉道馆前时,却被告知......

  “抱歉先生,卡吉道馆因为联盟的条例,暂时被封了。”

  道馆的门卫老大爷,在看到年轻的夏彦时,还以为他是来挑战道馆的。

  “被封了?”

  夏彦愣了下,扫了眼这座不算大的道馆。

  他的随意道馆属于中型道馆,那柳伯的这一座,顶多就是小型道馆。

  “是的。”门卫大爷也显得有些无奈。

  “那大爷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?”夏彦忍不住问道。

  老大爷摇了摇头,“具体我一个看门的怎么可能知道。我只知道,大概是在两个多月前的事情......”

  两个多月前?

  夏彦略微回忆了下。

  那岂不是正好在白杨镇时空双龙事件爆发之后?

  夏彦又会想起了当时,柳伯在传授他“冰封世界”这一招后,坐着轮椅时的无奈。

  或许。

  在那时候,柳伯就已经意识到了。

  毕竟。

  真要追溯的话,他柳伯其实是与银河队赤日串通的人。

  只不过最后被夏彦以及他的小六尾,和渡、希罗娜三人,让柳伯放下了心中的执念。

  没理由的,夏彦心底升起那么一丝丝的怒气。

  虽说柳伯最开始的打算不太好,但他最后还是认清了自己,以一己之力抵挡了被赤日所控制的时空双龙,挽救了白杨镇那么多的居民。

  就算功过相抵,也不应该是这样的待遇。

  联盟,真的昏聩到了这种程度?

  “大爷,你知道道馆馆主柳伯老爷子现在在哪吗?”夏彦按捺下心里的烦躁,问道。

  老大爷抬头望了眼太阳。

  若有所思道:“柳伯先生的话,这个点应该在愤怒湖钓鱼吧.......唉,柳伯先生虽说为人显得比较冷淡,但其实是个很好的人呢,他每次在击败前来挑战道馆的人之后,都会耐心地告诉他们哪里有不足,应该怎么调整.......嗯?”

  大爷还在说。

  一低头,却发现夏彦已经不见了。

  不由抓了抓脑袋。

  一时间不知道自己刚才是出现了错觉,还是夏彦离开得太快。

  ...

  与此同时。

  卡吉镇北面的愤怒湖。

  烈日高照,绚丽的阳光俯瞰大地,将树木渲染的越发深邃,将绿草印染的越发挺拔,宽阔的愤怒湖上粼粼的波纹,折射出一片璀璨的华光。

  时不时有一些水系精灵探出脑袋,迎着骄阳吐了几个泡泡后,一个摆尾又没入到了深潭之中。

  更有时。

  一条沐浴着湖水,于阳光下映照的分外绚丽的嶙峋龙鳞包裹下的暴鲤龙缓缓跃出水面,扫了眼岸上坐着的两个悠闲老头后,安分地再度回到了水中。

  翻起几个气泡,伴随着流水哗哗。

  岸边。

  树荫下。

  两道苍劲的身影坐在那里,各自拿着鱼竿,悠闲地享受着晚年的宁静。

  只不过一人坐在轮椅上,一人坐在折叠椅子上。

  在两人的中间,还摆放着一个小桌子,其上放着两盏腾起热气的茶杯。

  时不时地被送到嘴边,吹气、轻抿、吐息,醇厚的苦涩弥漫之后,浓郁的甘甜渐渐充斥口腔。

  “柳伯,我这茶,不错吧?”坐在折叠椅上的老者颇为自豪道。

  “嗯。”

  而坐在轮椅上的柳伯却只是淡淡地应了声。

  对于柳伯的冷淡,老者显然早就习以为常,只是啧啧继续道:

  “啧啧,这可是龙之崖上产出的茶叶,饮龙泉水,沐浴龙露,一年只产出不到一公斤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柳伯的应答,却依旧不咸不淡。

  老者再次抿了一口,望向西面的方向,表情微顿。

  放下茶盏,缓声道:

  “缘朱市的事情,闹得有点大了,上面再也拦不住了。”

  这次。

  柳伯连应答都没有,只是默默地看着湖面,也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  一只手抓着破旧的鱼竿,一只手轻抚着趴在其腿上慵懒的小山猪。

  “呼呼~~”

  小山猪还颇为舒服地耸了两下鼻子,表示自己很舒服,请柳伯加大力度。

  见到柳伯还是油盐不进,另一边的老者也颇为无奈。

  也不再拐弯抹角打机锋,“上面的意思你也知道,现在你多少该给点态度出来,如果拒绝,该闹就闹,如果同意,该要就要,现在可不是你柳伯的做事风格。”

  “咕咕——”

  忽然。

  远远的。

  一只拖着厚实麻袋的信使鸟,朝着他们这个方向飞来。

  与此同时。

  柳伯只觉得手里的鱼竿一沉。

  而柳伯平静的眸子,也在这一刻精光乍现,苍老的手臂猛地发力,居然直接把鱼竿给收了回来。

  只见。

  一条目光呆滞的鲤鱼王咬着鱼钩被直接拖出了水面。

  不同的是,这条鲤鱼王居然是纯金色的。

  扑棱之中带着散落的湖水,在阳光的照射下更显得金光灿灿。

  看到这条异色鲤鱼王,连坐在柳伯旁边的老者都愣了下,眨了眨眼睛。

  沙沙——

  密密匝扎的林叶沙沙作响,翠绿色浪潮翻涌一波接着一波。

  紧接着一道人影出现在了柳伯和老者的身后。

  人影扶着帽子,身边跟着一只拉帝欧斯。

  “老师,大收获啊,金色鲤鱼王。”来人砸着嘴巴感叹道。

  缓缓抬起脑袋,露出帽檐之下的年轻帅气面庞。

  来人自然是夏彦。

  之前老者一直都看不到柳伯表情变化。

  但听到夏彦的声音之后,柳伯的面庞却如同坚冰消融,露出了一抹笑容。

  “来了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旁边的老者啧啧称奇,“很少看到柳伯这老家伙笑,没想到夏彦天王一出现,柳伯就笑了。”

  夏彦略带疑惑地朝着老者看去。

  倒是没有端着所谓的天王身份,有的只是好奇。

  柳伯似乎是知道夏彦不认识,介绍道:“隔壁养龙一族的头头。”

  夏彦嘴角抽了抽。

  隔壁养龙一族?头头?

  烟墨市龙之窟的御龙一族,从柳伯的嘴里被说出来,瞬间就被拉低了数十个档次。

  这是养龙一族的头头?那岂不是渡的爷爷辈?

  而且,按照柳伯这样的形容方式。

  那大名鼎鼎的御龙一族“御龙使者”渡,岂不是养龙小弟?

  有点意思。

  夏彦似乎又领悟到了一个对渡的“爱称”。

  老者瞪了柳伯一眼,倒也不是很生气。

  显然是早就习惯了。

  笑呵呵地朝着夏彦说道:“老朽御龙信玄。”

  然后又补充了句,“渡是我的孙子。”

  夏彦带着恭敬地微微躬身,“老爷子叫我夏彦就好。”

  对于御龙一族这种传承了上千年底蕴恐怖的大家族来说,四天王的身份还不能在他们面前摆谱。

  更何况,这是渡的爷爷,以夏彦的辈分来说,也算是人家的孙子辈。

  只是......

  柳伯斜了他一眼。

  平白的,就让柳伯的辈分矮了他一头。

  柳伯是夏彦的老师,而他是夏彦的爷爷辈,那岂不是小了一个辈分?

  这才是老者刻意点出渡是他孙子的原因。

  “呵呵,好。”御龙信玄满意地点点头,无视了柳伯的眼神。

  “老师,你的道馆怎么.......”

  面对真心对自己好的老师柳伯,夏彦就没什么避讳,直接道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  柳伯没有说话,只是默默地把钓上来的金色鲤鱼王从鱼钩上取了下来,然后以一道华丽的抛物线,丢进了水里。

  而他也没有回答夏彦的问题,只是说道:“那一招练得怎么样?”

  夏彦深吸口气。

  也没有硬要柳伯回答,丢出精灵球,召唤出了小六尾。

  “呜~~”

  小六尾出现后,抖动着雪白柔顺的毛发。

  顿时就有些许晶莹自它身边散落,透露出几分神秘。

  趴在柳伯腿上的小山猪隙开了眸子,略带诧异地扫了眼小六尾。

  御龙信玄也有些诧异地看向小六尾。

  以他的眼光,自然看得出这只六尾培养得有多么出色,但就是那晶莹如同根根透明的锃亮毛发,就能看出六尾的出色。

  更别谈六尾出现后,对“降雪”特性的掌控能力。

  柳伯也难得地露出了些许满意。

  “不错。”

  御龙信玄不满地瞥了他一眼,“这就只是不错吗?”

  夏彦咧着嘴巴笑笑,揉了揉小六尾的脑袋。

  对于小六尾的培养,其实他自己也是蛮自豪的。

  达到了准天王级的小六尾,没有用到柳伯给的顶级品质的“冰之石”,这极大地拔高了六尾的上限。

  “六尾,绝对深寒。”

  “呜!”

  小六尾摆了摆尾巴,周围地上翠绿的草坪,瞬间就被冰霜所覆盖。

  紧接着。

  一道苍白的光束自六尾口中吐出。

  霎时间。

  看似普通的苍白光束落在湖面上,丝丝缕缕的寒气瞬间升腾,眼前的湖面瞬间就被冰封,原本风和日丽的午后时光,居然透露出了几分寒意。

  虽说没不至于把整个湖面彻底冻结,但只是这一手,就能看出小六尾对于这个组合招式的掌控已经称得上精湛。

  柳伯某种的满意之色更浓。

  “对于‘绝对零度’和‘冰冻光束’的组合已经足够娴熟。”

  夏彦搓了搓鼻子,笑道:“是的,已经在尝试组合第三个招式了。”

  这样的招式组合训练,看起来似乎只是在锻炼招式。

  但其实对六尾的能量掌控、节奏掌控、身体素质等等多个方面,都在进行训练。

  御龙信玄也笑着感叹道:“难怪渡那小子会家族后,三句话不离你夏彦,确实出色。只不过这只六尾......我那孙子以后可不好办呦。”

  自家人明白自家人。

  老爷子很清楚渡的弱点是什么。

  “渡也很强的。”夏彦说道,话语还是很真诚的。

  抛开超进化这一优势,夏彦如果没有多龙巴鲁托的话,他和渡之间的胜负,还真难说。

  而听说不久之前他又进入了龙之窟的第七洞窟,据说里面非常凶险,出来之后估计实力又会迎来一次巨大的提升。

  龙之窟就是御龙一族最大的底蕴。

  和大吾家的“钞能力”、希罗娜家的“龙之墓”一样。

  他们这些天才人物的身后,都有各自的底蕴支持。

  夏彦能够追赶上他们,并且隐隐领先一步,凭借的是先知先觉的优势,以及亿点点的机遇。

  否则。

  普通的训练家,估计也就赤爷那种集天赋与气运一身的变态存在,才能比拟了。

  “你不是还有几只龙系精灵吗?都召出来给这老头看看,他别的本事没有,养龙确实是世界独一档的。”柳伯说道。

  夏彦眼睛顿时一亮。

  还有比御龙一族更会养龙的吗?

  或许有。

  流星之里的流星之民,神和镇的神阖遗民,可能会有那么一两个,但绝对不多。

  在如今的精灵世界,但凡是提到龙系精灵,第一个想到的,往往都是烟墨市的御龙一族。

  夏彦唤来拉帝欧斯,然后又召唤出了甲壳龙和黏美儿。

  他知道柳伯这是在给他拓宽知识面。

  从柳伯身上,夏彦学到了冰系招式“冰封世界”,同时举一反三,也可能可以将之运用到烈焰猴和燃烧虫身上,这是招式方面的事情。

  从菊子身上,夏彦学到了战术、体系,他最初升起构筑体系念头时,也是因为金黄市看到了菊子的“幽灵军团”,之后更是获得了菊子对他在构筑军团上的言传身教。

  现在,柳伯是帮他弥补他在精灵培育方面的不足,特别是在龙系精灵这些成长缓慢,但上限极高的精灵。

  夏彦不会照搬照抄,但传承上千年留下来的培育方式,肯定有很多他值的借鉴的地方。

  “拉帝欧斯,甲壳龙,还有......洗翠时期的黏美儿?”

  御龙信玄扫了眼夏彦的精灵,在看到黏美儿时,露出了诧异之色。

  拥有千年传承的家族,还是龙系家族,知道洗翠形态的黏美儿,夏彦并不意外。

  甚至隐隐还有几分期待。

  同时解释道:“机缘巧合,让黏黏宝进化成了这个形态。”

  御龙信玄点点头,也不深究,只是感叹道:“洗翠时期的黏美儿,因为环境因素,进化之后是龙系和钢系的精灵,这种属性搭配的龙系精灵,几乎弥补了龙系精灵原本存在的所有弱点,潜力很大,潜力很大啊。”

  “这只拉帝欧斯更出色,我甚至能够隐隐感觉到它身上有着极其深厚的传承。身为神兽,它的成长速度比准神精灵还要缓慢,但现在距离天王级已经不远了。只有达到了天王级的神兽,才勉强称得上是真正的神兽。”

  “甲壳龙也相当不错,身材饱满,甲壳厚实,体内蕴含着极其恐怖的爆发力,但它破茧的那一刻,恐怕真的会成为展翅翱翔于九天之上的血翼之龙。现在更重要的还是积累、积累,不断地积累。”

  不愧是养龙的头头。

  这眼光真的相当独到。

  御龙信玄砸了砸嘴巴,看向柳伯。

  “柳伯,我承认我有点嫉妒了,不如你割爱,也让夏彦拜我为师怎么样?”

  柳伯轻哼了声。

  差距一下子就出来了。

  当初柳伯可没有收夏彦的意思,是夏彦自己求上来的。

  现在御龙信玄主动想要收夏彦,那差距不要太明显。

  他说道:“夏彦真正的老师是菊子,你不如去问问她?”

  “菊子?”御龙信玄抽了抽嘴角。

  谁不知道菊子最得意的,就是她刚刚成为四天王的弟子。

  这时候去分一杯羹?

  咳咳——

  御龙一族再大,也经不住一个疯婆子可了劲地闹啊。

  虽说菊子默认了柳伯收下夏彦这件事。

  可菊子和柳伯两人在年轻时本就关系匪浅,他们御龙一族和菊子的关系,可没有到那种程度。

  “咳咳,那你看......”信玄老爷子尴尬地咳嗽了声。

  “黏黏?”

  跟在夏彦身旁,半个身子蜷缩进了的壳中的黏美儿,眨巴着眼睛,望着白须白发的御龙信玄,眼中带着些许疑惑。

  ‘他是谁?’

  “库——”

  甲壳龙不屑地斜了他一眼。

  ‘不知道。不过听说是个养龙的,还挺会摆谱的。’

  它从小生活在联盟圈养的生态圈里,对于这些养龙的,一向都不带什么好感。

  “欧斯~~”

  拉帝欧斯一手一下在两个小家伙的脑袋上敲了敲。

  ‘别乱说话,虽然只是个养龙的,但怎么说也是夏彦的长辈,我们该做的样子还是要做。’

  拉帝欧斯充分地展现出了做“哥哥”的样子,“训斥”着弟弟妹妹。

  “黏黏~~”黏美儿往壳里再次缩了缩,一副乖孩子的模样。

  “库——”

  甲壳龙虽然不忿,但也还是很听拉帝欧斯话的,只是扫过御龙信玄时候的眼神,依旧带着不屑。

  站在旁边的夏彦抿着嘴巴,勾勒着嘴角。

  小家伙们,演技见长哈,果然是近朱者赤。

  御龙信玄布满褶皱的脸颊微颤。

  他是龙系大师,怎么可能听不懂几个小家伙的交流?

  一口一个“养龙的”,把御龙一族贬得一文不值。

  他深吸口气。

  拿出了枚古朴的精灵球。

  “吼——!!”

  原本被六尾所冰冻的湖面刹那间崩裂,伴随着一阵阵席卷的狂风,一只气势磅礴的快龙,缓缓落在了老者的身旁。

  随着快龙的出现。

  几个毫不避讳交流的小家伙们呼吸一滞。

  顿时就从这只快龙的身上,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。

  夏彦眸子微缩。

  冠军级?

  这就是传承了上千年家族的恐怖底蕴吗?

  难怪联盟之中,没人敢小觑御龙一族,哪怕他们现在没有人担任四天王或是冠军。

  见到三个小家伙呆滞的表情,御龙信玄略带戏谑的笑笑。

  “呼——”

  突然的。

  旁边的小山猪轻咳一声,眸子扫过快龙。

  快龙那声势浩大的气场,顿时一敛。

  快龙昂着脑袋看着天上的天眼,肥胖的手遮了遮眼睛。

  今天着太阳,真大啊。

  御龙信玄没好气地剐了柳伯一眼,这拆台的家伙。

  同时心里也无奈。

  他们御龙一族哪哪都好,就是这遇到冰系......

  咳咳。

  普通的冰系精灵也就算了,他们还不会放在眼里。

  但柳伯的冰系精灵......

  说是当下这个世界冰系精灵中独一档的,也不为过。

  柳伯也终于开口了。

  “行了,你们一老一少也别互相演戏了。夏彦和渡小子的关系我就不多说了,他获益渡绝对少不了好处,互帮互助才是联盟的现状,单打独斗的年代终究已经过去了......”

  他这么说,仿佛是在说夏彦和渡,但又好像是在说他自己。

  双拳终究难敌四手。

  柳伯继续道:“知道你替你家那小子早就物色好了愤怒湖里那条暴鲤龙。”

  然后有对夏彦道:“夏彦,你去帮渡把湖里那条暴鲤龙抓来,老家伙也帮你指点一下几只精灵,拉帝欧斯距离天王不远了,或许能获得不少好处。”

  “好嘞。”夏彦讪笑了声后应道。

  在这些老人精面前演戏,真的成班门弄斧了。

  交代了拉帝欧斯它们几句后,就大步朝着愤怒湖走去。

  御龙信玄也无奈的笑了笑。

  坐回椅子,看着夏彦进入愤怒湖的背影。

  不由感叹道:“老了啊,每次看到他们这一辈,都能感觉自己老了。”

  他身为御龙一族当下的族长,掌舵御龙一族经历风风雨雨数十年,什么事情看不穿?

  对夏彦好,夏彦就会反过来对渡更好。

  这些事情,在每次渡回来都念叨夏彦开始,御龙信玄就知道了。

  他不过就是和夏彦闹闹,回忆一下他们曾经年轻时的状态。

  但终究,还是抵不过岁月这把无情的刻刀。

  “老了吗?”

  柳伯却是轻哼了声。

  之前如同苍劲老人的他,此刻再度展现出了曾经身为冰系天王的气度。

  旁边的御龙信玄非但没有因为柳伯的反驳而不满,反倒是因为此时柳伯的状态而欣喜。

  “你决定了?”

  柳伯从鼻子里吐出一个低沉的音节。

  “他们不是想让我这把老骨头在出几年力吗?那我就帮这群年轻人再掌舵几年!”

  御龙信玄也收敛了表情,正色道:“那下次,就该称呼你为......柳伯冠军了啊。”

  联盟昏聩不假,但也有真正做正事的人。

  堂堂冰系天王柳伯卸任,只是柳伯觉得累了。

  否则,谁能逼他卸任?

  关都城都分家,城都联盟缺少一个能够震慑住所有人的存在。

  而那个人,空闲的柳伯,无疑是最合适的。

  一些事情,已经因为夏彦的出现,悄无声息之间,发生了极大的改变。

  至于说,为什么来劝说柳伯的人,是御龙一族的族长御龙信玄。

  呵呵,那就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了。

  总之。

  冰王回归,重掌城都!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dula8.com。读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dula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