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三章 【大声点】(继续大章求月票~)_稳住别浪
读啦小说网 > 稳住别浪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【大声点】(继续大章求月票~)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二百六十三章 【大声点】(继续大章求月票~)

  ·

  (继续大章!

  抢劫你们的月票~

  票来!!)

  ·

  第二百六十三章【大声点】

  九月十日,教师节。

  昨天放学之后,高三六班的班干部们一合计,按照惯例,从班费里抽了几十块钱,买了几束花,在今天教师节的当天,送给班主任和各位任课老师。

  部分同学也会买了或者自己制作了贺卡,送给老师。

  这个年代的教师节,大体如此,还算朴素的。

  后面十几年后曾经刮过一阵歪风,教师节的时候,攀比着给老师送礼,送的越来越贵重。再后来教育部下了文,严厉禁止这种行为,才算是刹住了那股歪风。

  但2001年的教师节,还停留在几束花,几张贺卡的时代。

  上午第一节课是老蒋的语文课,老蒋笑眯眯的接受了同学们送的鲜花,小心翼翼的收起了放在讲台上的贺卡,然后开始上课。

  孙可可受到了老蒋的特别关注——其实也就是多点她起来回答一些问题,有助于学生在课堂上集中注意力,而每次回答对了问题,对学生的自信心也是一种培养。

  身为副校长的女儿,享受这点特殊照顾,也是寻常。

  高三年级,照例体育课是不会上的——体育老师反正一到高三就各种生病。

  但八中不是改制了么,和教育局打的牌就是大力推动素质教育。

  所以在八中,今年高三的体育课还是正常进行了。

  体育课的时候,女生们分组打排球,老师则带着男生们开始跑圈。

  孙可可和杜晓燕等几个女孩正在打着排球,操场旁一墙之隔外,国际部的那边顿时又传来了口哨声。

  本部的女生们这几天已经听惯了这种起哄的声音,基本可以做到视而不见了。

  排球在几个女生手里颠来颠去,落在了孙可可的手里的时候,神奇的一幕发生了!

  起哄声和口哨声,戛然而止!

  孙可可忍不住扭头看去,就看见国际部的那几个流里流气的男生,居然规规矩矩的站在栅栏墙后面,眼神居然也都规规矩矩的不敢乱瞧,一个个紧闭嘴巴。

  孙可可一愣之下,发球用的力气有点大,没控制好。

  噗通一下,球砸在地面上,杜晓燕已经全力去扑救了,可是却依然慢了一步。

  沉默了一秒钟后……

  “嫂子牛批!!”

  “嫂子厉害!!”

  “嫂子棒棒哒!!”

  栅栏墙那边,国际部的男生们炸开了锅,掌声喝彩声如雷。

  孙可可有点懵逼,随后一张脸就挂了下来。

  “你们乱喊什么!”孙可可红着脸回头狠狠的瞪了过去。

  这个时候体育老师来了,栅栏墙那边,国际部的二流子们一哄而散。

  ·

  下课的时候,孙可可刚和女生体委一起把排球收拾好还去体育组教研室,才回到高三六班教室里,就看见一群女孩子围在那儿叽叽喳喳的聊着什么。

  孙可可走过去,大家顿时就安静了下来,然后孙可可就感觉到各种奇怪的目光看向自己。

  孙校花皱了皱眉,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到座位上,收拾了一下书本。

  “可可……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杜晓燕坐在了孙可可身边,低声道:“陈诺真的不回来了啊。”

  “哈?”孙可可愣了一下。

  杜晓燕狐疑的瞧了瞧孙可可,看她的表情不似做伪,皱眉道:“听说……他转去国际部了。”

  “谁?”

  “还能有谁啊,你们家那位啊,陈诺啊。”

  孙可可再次沉默了下来。

  陈诺,转去国际部了?

  嗯……

  孙可可一愣神的功夫,顿时就想明白了。

  应该是……妮薇儿帮他转过去的吧。

  心中有些难受,强忍着深吸了口气,孙可可仰起脸来看了杜晓燕一眼,淡淡道:“跟我没关系。”

  杜晓燕:“……”

  看来传闻是真的啊,俩人真的吵架了?

  ·

  国际部预科班的教室里。

  陈诺收拾好了东西,缓缓的转着轮椅到了教室最前面。

  班上的学生没一个敢乱动的,都在座位上老老实实的坐着。

  老师已经离开了,所有人都看着这位新来的插班生。

  “说一个事情。”陈诺笑着,拿起了摆在讲台上的一根《英汉词典》。

  “这两天我来上学,相信大家已经对我有所了解了。”陈诺笑眯眯道:“我这个人其实最讲道理了,而且……今天推选班长,大家既然都推选了我……”

  (说的好像我们敢投票给别人是的……)

  众人心中腹诽。

  “那么,身为班长,我就要带领大家努力学习了。”陈诺拍了拍手里的《英汉词典》:“周凯。”

  “哈?”周凯不乐意的,在座位上怂怂的回了一句:“陈老大,你放过我好不好?我这两天都没敢往本部踏足一步啊。”

  “听说你入学的时候摸底考试英语倒数第一啊。”陈诺笑道:“这个可不行,将来你们都是要出国留学的人,英语太差可混不好的。”

  “……我爹妈都不管我。”周凯低声嘀咕了一句。

  “就从今天开始了。”陈诺说着,把英汉词典扔给了周凯。

  周凯慌忙接住了:“啥意思?”

  “今晚回去,所有人,把第一页到第十页给我背下来。”

  轰!

  全班都炸了!

  凭啥啊!!

  老子是学渣啊!!来八中国际部就是混日子的啊!!

  让我背单词?!

  这个时候,陈诺还补充了一句:“所有人背十页……周凯你背二十页。”

  周凯的心态崩了!!

  “凭,凭什么啊!!陈诺,你别太过分了!你当老大我们都认了!你当自己是老师啊!还布置家庭作业?”

  陈诺压根不和他讲道理,淡淡道:“明天我会检查的。”

  “我要背不出来呢?”周凯咬牙道。

  “你会挨揍。

  很疼很疼的哦。

  所有背出来的人,集体揍你一个。”

  周凯:“…………”

  心中纠结了一下,周凯小声问道:“那如果都背不出来呢?”

  陈诺笑了笑,目光扫过所有人:“有人觉得,十页很难背,自己背不出来的么?现在可以说出来。”

  没人敢讲话。

  陈诺到了这个班上来三天了。

  第一天杀了大家一个措手不及,随后的三天内,不是没有人反抗过。

  几个男生试图集体对抗陈诺。

  结果是,六个自认为很擅长打架的男生,脑袋被塞进了厕所的抽水马桶里。

  其中也包括了周凯。

  也不是没人想过别的办法,找社会上的人,放学后在学校外堵陈诺。

  也确实找了人。

  结果第二天上午,七八个社会上的小混混,鼻青脸肿的蹲在了八中国际部的校门口,沿着墙根蹲了一排,双手抱头冲着围墙。

  每个人身上挂了个牌子:我再也不敢在学校附近骚扰学生了。

  ——自己既然拿陈诺没办法,这些二世祖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找家长了。

  本来么,他们的惯性思维一向如此,自己在外面闯祸惹事,最后没办法了,都是找家人来擦屁股。

  就有人回家和自己的父母诉苦,说学校里有个校霸欺负人什么什么的……

  知子莫若父,大部分家长其实都很清楚自己的孩子是什么德性。

  但听到孩子在学校里被人欺负,也还是有点诧异的……

  以前不都是我家还在学校欺负别人嘛?

  这次被人欺负了?

  也有那种比较横的家长,就给老师打电话,然后找学校国际部的联系人投诉……

  都是条件不错的家庭,之前国际部的负责人联系的时候,都是客客气气的态度——恰饭嘛,不丢人。

  但这次投诉过去,之前每次联系都客客气气的态度的联系人,直接就硬邦邦的怼了回来。

  “不爽你可以让你家孩子退学,随时欢迎来学校办理。”

  “…………”

  有那种脾气火爆的家长,觉得自己混的不错的,当场就炸了,还真有人气冲冲的跑到学校来理论的。

  结果……

  “知道你家是开厂的,知道你有钱,知道你认识教育局的领导……

  别忘记了,你给孩子办理移民手续,出资产证明什么的,都是我们经办的啊,我们当然了解你的情况啊。

  但是我还是劝你一句,别招惹那个人吧,你惹不起的。”

  家长当场就有点懵逼。

  最后国际部的负责人叹了口气,低声交了一句底:“那个学生的底子,我都不清楚,我就知道,报道那天,是校董和教育集团的老总亲自打电话来让我们小心接待的。

  报道当天,是校董的第一助理亲自陪同送来的……当时那个场面……害,我这么跟你说吧,伺候自己亲爹也就那样了!

  你明白么?

  那个学生报道第二天,我们就收到了一笔无偿捐赠的助学款。

  一百万。

  美刀!”

  说到这里,负责人苦笑道:“你要是真不满意……要不您也向学校捐赠一百万美刀,我们保证给予你们家孩子一样的特殊待遇!”

  2001年,一百万美刀,八百多万软妹币。

  随便就拿出来砸人了!

  这些国际部预科班学生的家庭,都算是这个年代的有钱家庭,但也没有钱到可以随便扔八百万出来砸人的。

  ——这个年代不是没有真土豪,但真的豪到那个程度,也不会来八中了。

  人家有更好的去处不是么。

  这下家长就明白了。

  得,这是小R玩家遇到大R玩家了。

  那还能咋办?

  真退学转学校啊?

  不能够啊!很多移民手续都已经办理了。

  再说了,这都九月份开过学了,学籍都已经进去了,临时转可转不动。去别的学校,还不如八中呢。

  一句话——真要有更好的选择,他们会来八中?

  而且……这个年代,但凡是能混到有点身家的,就没几个是傻子!

  都精明着呢。

  打不过咋办?

  打不过就加入啊!

  于是,有聪明的家长就叮嘱自家孩子,在学校别和那个校霸起冲突。

  更聪明的甚至于,会交代孩子:尽量与之结交!!

  这种程度的猛人,按理说不应该会来八中上学的啊。

  可既然来了,平日里想结交这种程度的大佬都结交不上呢。

  这个时候,可不就是机会了么?

  就一个特简单的道理:

  你孩子在学校里,你得知孩子班上有个学生,是企鹅爸爸的儿子。

  你是让你儿子跟他硬刚,还是让你孩子尽量和这人交朋友?

  ·

  于是乎,自己打不过,家长又在家里叮嘱交代过……预科班的学生们顿时就安分了。

  陈大佬的位置,在短时间内飞速稳固了下来。

  ·

  第二天,周凯当着全班的面,把二十页英汉词典的内容背了下来……

  虽然背的磕磕巴巴的,但毕竟还是背下来了。

  背完最后一个单词的时候,周凯自己都差点哭出来了!

  太不容易了啊!

  老子这些年来,就从来没这么用功过啊!!

  当然也有倒霉的。

  还真就有一个没背出来的……

  这种人不是没有,哪怕是知道会挨揍,要受惩罚,但就是不乐意学的。

  ——不然也不叫学渣了。

  陈诺的应对方法很简单。

  中午的时候,这位同学,双手举着自己的课桌,蹲在教室外的走廊上。

  偶尔有路过的老师好奇的询问,这位同学会很主动的承认:

  “老师,我是在锻炼身体!”

  然后全班同学都会给他作证:“没错!这位同学平日就酷爱锻炼身体!”

  ·

  “停一下!”

  老蒋皱眉看了一眼朱大志,然后走过去,扶了扶朱大志的胳膊,调整了一下拳架子的位置。

  小树林旁边,张林生正在扎马步。

  老蒋调整完了,让朱大志继续打拳,自己回到一棵大树下,从带来的小马扎上拿起茶缸子喝了两口水。

  “林生……”

  “欸,师父。”张林生随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子,双腿继续扎着马步,目视前方。

  “……嗯,没事了。”老蒋欲言又止,但还是没继续往下说,而是端起茶缸子又喝了口水。

  其实张林生明白,老蒋多半是想问陈诺的事儿。

  开学后,张林生恢复了每天早上来小树林和老蒋练拳的日子。

  但……陈诺却不再来了。

  老蒋打电话问过一次,陈诺说自己身体不舒服。

  后来连着好些天不来,老蒋也就懒得问了。

  他明白自己这个小徒弟,怕是心思不在练武上。

  还是林生看着顺眼啊!

  后来知道陈诺回学校,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转学去了国际部。

  老蒋也过问过两句……

  可是不巧的是,老蒋是找老孙打听的!

  你就说说,如今老孙提起陈诺,那还能有好脸色么?

  一句“不知道!”,就把老蒋给怼回来了。

  更让老蒋觉得诡异的是……

  学校里都听说,陈诺这个家伙每天上学都坐轮椅来的!

  一开始老蒋吓了一跳,以为自己的这个徒弟身子出了什么大毛病了。

  后来再一打听……作妖呢!!

  是坐轮椅上学放学的没错!但是他腿是好的!

  听说还跳起来揍过人呢!

  好好的人,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坐轮椅了?

  还喜欢让人推着走。

  老蒋开始不相信自己认识的那个陈诺会这么作妖。

  但后来亲眼目睹了一次。

  有一次老蒋去接小叶子,仔细的问过了小叶子,说陈诺在家也喜欢坐轮椅,变得奇懒无比!轻易都不愿意动弹。

  能坐着绝不站着,能躺着绝不坐着的那种。

  那天刚好是周末,老蒋在幼儿园门口遇到过陈诺一回。

  这个小崽子就坐在轮椅上!身后是张林生推着。

  看到老蒋后,在老蒋愣神儿的功夫,这个陈小狗居然就从轮椅上跳了起来,嘻嘻哈哈的站在自己面前对自己点头哈腰的请安打招呼。

  老蒋当时气不打一处来,想踹这小子两脚——这小子躲闪的动作,要多利索有多利索!!!

  就这还坐轮椅?

  轮椅那玩意儿,是正常人能坐的嘛?那是随便坐着玩儿的嘛?!

  这不是疯了么?

  作妖!!

  不过陈诺总算也给了个解释。

  说自己前些日子摔了一跤,现在偶尔会腿疼,所以就弄个轮椅坐着,先养养腿。

  一听就是胡说八道!

  但……也管不着啊!

  人家没作奸犯科的,自己又不是他爹妈的。

  孩子没干别的坏事儿,就乐意做个轮椅……那还能咋办?

  ·

  九月末的时候,国际部预科班进行了一场模拟考试。

  几套英语的试卷考完后,预科班就宣布放假两天。

  陈诺从教室里出来,下楼的时候,轮椅是班上那个“酷爱锻炼身体”的同学亲自扛下楼的。

  很好,很精神。

  扛课桌都能扛,扛个轮椅完全没问题的。

  一路转着轮椅到了校门口的时候,陈诺正在等车。

  一回头,就看见了八中的大门口里,一群穿着蓝白校服的学生走出来。

  几个女孩,中间被簇拥着的,正是孙可可。

  这是陈诺回到学校后,两人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碰面。

  孙可可似乎愣了一下,然后脸上的表情涌动,但很快,她扭过了头去,假装看向别处。

  倒是女生们瞧见了陈诺,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。

  杜晓燕在旁边还轻轻的推了孙可可一下。

  孙可可咬着牙,依然装作没看见,试图加快脚步走过去……

  “可可。”

  一句轻轻的呼喊,让孙可可顿时破防,一只绷着的脸,差点就没掉下眼泪来。

  用力抽了一下鼻子,强忍着哆嗦的嘴唇,孙可可看向了眼前这个少年。

  陈诺脸上带着笑,缓缓的,从轮椅上站了起来,轻轻走到了孙可可的面前。

  旁边几个女生迅速散开,但又不舍得离开,就都站在一边似笑非笑的看着。

  孙可可咬了咬牙:“你……有事么?”

  “没事,就看见了你,打个招呼。”陈诺微笑,看着孙可可的眼睛。

  “那……你打过招呼了,再……”孙可可飞快的说着,眼神躲闪着陈诺。

  “听说你这个月的考试不错,年级第三。”陈诺笑道:“老孙一定挺高兴的。”

  孙可可目光复杂的看了陈诺一眼:“谢谢关心。”

  “你这是回家么?还是你和同学们出去玩?”

  “……我回……”孙可可下意识的就要回答,忽然反应过来,冷冷道:“跟你有什么关系。”

  陈诺假装没听到孙可可故意做出来的冰冷的话,轻轻笑了笑:“你就好好学习,好好的考大学……在学校里不会有人欺负你的,也不会有人骚扰你。”

  孙可可眼睛迅速红了,低声道:“唯一欺负我的人,就是你!”

  说完,孙可可低头,飞快的从陈诺身边走过,也顾不上杜晓燕等同学了,直接就一头跑向八中教职工宿舍区的门口。

  “多吃点,你又瘦了啊!”

  身后陈诺的一声喊,让姑娘差点一个趔趄,回头狠狠的瞪了陈诺一眼,然后扭头跑进宿舍区了。

  陈诺叹了口气,盯着宿舍区的门看了几秒钟,才扭头看向了杜晓燕等同学。

  嗯,都认识,有几个还都见过……当初还一起去过游泳馆的。

  “那么,再见啦,同学们。”

  陈诺大大咧咧的对她们摆了摆手。

  这时候,一辆商务车停在了路边,磊哥从驾驶座里钻了出来,打开车门,让陈诺上车,然后又把轮椅折叠好了放进后备厢里。

  “陈诺!”

  就在车门要关上还没关上的时候,杜晓燕忽然喊了一句。

  “嗯?”陈诺看向这位女同学。

  “……你和可可真的掰了?”

  “……”陈诺不说话,笑眯眯的看着杜晓燕。

  杜晓燕飞快的走向车旁,压低声音道:“你转去国际部后,可是有男生开始给她写情书了哦!

  你如果……你最好还是好好哄哄可可吧。”

  “我知道啊。”陈诺笑道:“写情书的人我都知道啊,三班的,一班的,还有两个高二的小子,对吧?”

  杜晓燕愣了一下。

  陈诺眨巴了几下眼皮:“这几位同学,最近应该都丢自行车了吧?”

  说完,陈诺笑眯眯的关上车门,在杜晓燕目瞪口呆之下,汽车缓缓离开。

  ·

  汽车缓缓的驶离了八中所在的街道,傍晚的时候,开到了位于汤山的一家温泉度假馆。

  磊哥先下车,摆好了轮椅,然后陈诺再下车,坐上了轮椅。

  度假馆里,李青山飞快的走了出来迎接,小心翼翼的引着陈诺来到了里面。

  一个独立的院落和别墅。

  这栋别墅原本一直是李青山自己私人享用的,最近则换了主人。

  服务员打开院门。

  院子里,温泉池已经注满了,热气升腾。

  “我让人掐着时间就放好了水。”李青山陪笑道:“算着您差不多到放学的时间了。到了就能下池子,这水不冷不烫,刚合适。”

  陈诺笑眯眯道:“李堂主真的有心了,这些日子可算是打扰你做生意啦。”

  “不打扰不打扰!绝对不打扰!”

  李青山笑眯眯的回答,然后不敢多停留,打了个招呼,就离开了。

  磊哥也随后离开,在外面把院门关上了。

  ·

  陈诺先是进了洗手间里,脱掉了自己的外衣,然后重新出来,缓缓走到了温泉池的边上,迈步进去后,坐下,让池水淹没到了自己的胸口的位置。

  少年坐在温泉水之中,轻轻的叹了口气,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膝盖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忽然,院门被推开了。

  陈诺听到声音,微微一皱眉。

  这个院子他交代的很清楚过,自己进来后,是不许人来打扰的。

  这些日子来,李青山也都是不折不扣的执行的。

  可眼神瞄过去后,陈诺的眉头松开了。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“我为什么不能来?”

  紧身的半截T恤,露出小蛮腰,清晰可见的马甲线,还有一点圆圆的可爱的小肚脐。

  胸膛的部位鼓鼓囊囊的,能隐约看出来穿的是运动BRA。

  这就是天赋好啊……不用穿那种带钢圈底托的。

  运动短裤紧紧的抱着弧线漂亮圆润的臀部,从后面看的话,宛若一个熟透了的大蜜桃。

  袅袅婷婷走到了温泉池边上,站在那儿。陈诺仰头看着妮薇儿,皱眉道:“我觉得你在占我便宜。”

  妮薇儿翻了个白眼,然后却又回头走开,把院子门给锁上了,重新回到了温泉池旁,轻轻巧巧的脱掉了自己的鞋,就坐在了池水旁,把一双脚泡在了水里。

  陈诺近距离的看着这双脚……脚踝圆润,皮肤细嫩,每一根脚趾都很匀称,脚背笔直,脚弓微微弯曲……

  这么说吧,若是有恋足的癖好,怕是这双脚能让人当场流出口水来。

  陈诺却只看了一眼,就挪开了目光,眯起眼睛来。

  “李颖婉告诉你我在这里的吧?”陈诺轻轻哼了一声。

  感受到一双手摸上了自己的肩膀,在肩颈的位置轻轻的揉捏着。

  噗通!

  入水的声音。

  妮薇儿已经整个人跳进了水里,池水浸透了衣服,紧紧的贴在身上。

  女孩随手把一头金色的头发盘了起来,看了一眼旁边池水旁。

  一个早就准备好了的托盘里,摆放着果盘还有餐具,此外还有一只雪白的瓷瓶,是一瓶酒。

  妮薇儿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,随手拿起了一根簪花的筷子,就当做发簪,把抓起来的头发盘了起来,插进去固定住了。

  陈诺扭头看了一眼这个小蜂鸟,眼神在这个女孩的身上转了一圈,然后冷冷道:“你也想像李颖婉一样,被我捆起来扔出院子么?”

  “你也太狠心了。”妮薇儿笑了笑:“她那天和我打电话的时候,哭的可惨了。”

  眼看陈诺的眼睛眯了起来,妮薇儿赶紧道:“我不乱来,你别赶我走好不好?”

  “……你这还不叫乱来?”陈诺看了看身上衣服湿透,泡在水里的妮薇儿,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  “至少我还穿着衣服吧,我听说前几天李颖婉……”

  说到这里妮薇儿身子一抖,觉得陈诺的眼睛眯了起来,冒出寒气,赶紧闭嘴,苦笑道:“好了好了,我不说好了吧。”

  顿了顿,终究是忍不住好奇心,问道:“李颖婉长的那么好看哎!那双大长腿,我都想摸几下的。

  人家偷偷藏在你被窝里,脱光光了……

  你居然发现后,一点都不动心?

  还把人用被子捆起来扔出去了?

  陈诺,你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?”

  陈诺叹了口气,忽然就从水里站了起来。然后飞快的踏上岸边,拿起一条浴巾裹住,扭头就往屋子里走。

  “喂!你这才泡了几分钟啊!”

  “那你继续泡吧。”陈诺头也不回。

  妮薇儿很想赌气的留在水里,忽然之间惊恐的看见水里的热气飞速消失!

  一声尖叫,妮薇儿从水里跳了出来,然后就看见一池子温泉,凝结成冰了!

  妮薇儿盯着看了两秒钟,然后扭头跑进了屋里。

  陈诺正坐在那儿擦头发,妮薇儿一声不吭走过去,拿过陈诺手里的毛巾,轻轻的按住陈诺的脑袋,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胸口,动作轻柔的给他擦头发。

  陈诺皱眉,正要挣脱,忽然脸上一凉。

  一滴泪珠掉在了陈诺的脸颊上。

  抬起头来,就看见妮薇儿的脸上已经两道泪痕了。

  “……你哭什么?”

  妮薇儿摇头不说话。

  陈诺叹了口气,终于没有再反抗挣扎,任凭妮薇儿轻柔的给自己擦干了头发。

  “要吹一下么?”

  “你知道不知道你这个话很有歧义的。”陈诺叹了口气。

  “……”妮薇儿横了陈诺一眼,侧过身去伸手拿吹风机。

  弯腰的时候,仿佛是有意,又仿佛是无意的,忽然之间,妮薇儿的手肘在陈诺的腿上撞了一下!

  妮薇儿仿佛是一个踉跄没站稳,这一下撞的很重,整个人都几乎跌到陈诺怀里去了。

  陈诺没动,双手扶着自己的腿,目光平静的看着妮薇儿。

  妮薇儿坐在了陈诺的怀疑,瞪大眼睛看着陈诺,然后脸色一点一点的变了!

  蜂鸟忽然之间,眼睛里再次流出了泪水。

  她从陈诺的怀里跳了起来,站在陈诺面前,然后蹲下来,双手抱着陈诺的膝盖,大声痛哭了起来。

  陈诺轻轻的叹了口气:“你是自己发现的……还是李颖婉发现了疑点,和你商量过了?”

  妮薇儿抬起头来,脸上满是悲伤。

  “陈诺!!你是真的瘫了对不对!!哇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  “那天李颖婉就觉得你不对!!她和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还不相信!!”

  “刚才我试了你两次!一次帮你捏肩膀,我其实根本没有用一丁点力气!你却故意装作很舒服的样子!!

  “还有刚才,我故意撞你的膝盖!!你连膝跳反应都没有了!!

  “陈诺!你是真的瘫了嘛?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啊……”

  妮薇儿泣不成声。

  陈诺想了想,苦笑道:“嗯,你喊的声音再大一点吧。

  我觉得度假村门口大厅柜台的服务员还没有听清楚。”

  ·

  (知道怎么表现出极其嚣张同时又极其怂的状态么:

  票来!!!

  邦邦邦!)

  ·

  ·

  请知悉本网:https://www.dula8.com。读啦小说网手机版:https://m.dula8.com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